「我不是不用心,我是聽不清楚!」單側聽損的職場初體驗

瀏覽人數:

我是個右耳聽不見的人。

難免感到孤單,不管全世界的人肯定你多少,生活的種種就是會提醒自己:「ㄟ~你跟別人不一樣!」

我從小就顯得比別人還要「天然呆」,反應慢、對話的理解能力差,每個成長階段也是有要好的朋友,畢竟聽錯話的時候,自己出糗那個很囧的樣子,大家都看得出我不是故意的。

我是單側聽損,卻不符合殘障標準

傻大姐的個性讓我憨憨的成長,就算有處不來的同學,忍個幾年就又換新的環境了,有時也安慰自己,耳朵的問題只是偶爾會帶來尷尬,不會影響未來職場的表現,就像讀書一樣,回家多讀幾遍,隔天考試就會寫了,要努力一點、待人有禮貌,就會有好的成就!

其實都感覺得出自己耳朵有一邊聽不見,但一直沒去做檢查,連家人都覺得我又沒生病,整個人看起來好好的幹嘛硬要講自己有殘疾?後來因有頭暈頭痛的問題,我媽媽才因為健康考量帶我去看醫生,就怕是因為腦子長了不好的東西導致耳朵聽不見,去做核磁共振檢查也做了聽力測試。

當醫生宣佈我右耳神經壞死沒有救的時候,我的眼淚立刻掉了下來,我很難過,他為何可以說得如此淡定:「右耳的聽力幾乎是沒有的,你只能好好保護你的左耳。」像是一把刀往我心臟刺。如果像政府說的,這不符合殘障標準,生活能與正常人無異,我怎麼會在知道原因的時候,回想到自己之前發生的種種異狀而難過流淚?

眼淚擦乾,小時候聽損所經歷的不便就別再回想,未來的出路還是要找出來,我決定唸餐旅系,期望自己可以成為飯店服務人員,訓練到那樣的專業貼心、端莊優雅、臨危不亂。

迎來第一份工作,聽不到的焦慮感與日俱增

我帶著忐忑不安跟一絲期待來迎接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飯店的半年實習,雖然只是一個宴會廳服務生的工作,但是我做起來非常吃力!這半年沒我預期所想的順利,我動作慢、理解能力差、反應更是慢了好幾拍,跟在學校時差好多,不管我有多努力,在主管和同事眼中,我就是個柔弱、沒自信、搞不清楚狀況、只會憨笑再露出尷尬表情的白癡!

主管知道我耳朵的狀況後,依然用盡辦法來激我、逼我成長,說我抗壓性差、磨練太少只會死讀書,她常說重話:「不是耳朵的問題,是腦子沒在用還有你不用心的問題!妳懂嗎?」這句話說好聽點,是在鼓勵我、沒放棄我,但卻重重傷了我,我下班後常常躲在房間用哭來發洩壓力、哭完又一如往常的去上班。

她一點同理心都沒有,更是讓我沒尊嚴的咬牙捱過那半年!大概在她眼裡,回想起這女生,只會覺得她想博取同情吧,不知在沒自信什麼。

其實要主動開口說自己有殘疾是真的很難!有誰願意被貼上殘疾的標籤呢?又或者貼上無腦的標籤?我帶給大家很多不必要的溝通困擾我知道、已經給我超過三個月的機會依然沒改,主管耐性都磨光了我也知道,好好講的聽不清楚結果破口大罵聽得最清楚,不是故意都被當故意的階段真的很難熬,

沒錯~前三個月犯錯可以歸咎在我死讀書、沒工作經驗,但你們知道嗎?我已經非常努力做了,還是這樣持續到半年實習結束,耳朵真的沒辦法控制,餐廳的音樂讓我在聽指令時無法專注、滿廳客人的詭異吵雜聲讓我慌了手腳。

沒用的右耳只看見客人的默劇,而塞著對講機耳機的左耳很努力聽著主管的指令再很不確定的回報自己的狀況,在充滿同事嘲笑謾罵聲的環境下,我不管做什麼,都覺得身體不是我的。真實的,只有那隻聽不到的耳朵跟焦慮感。

單側聽損,職場路比別人更窄更難走

溝通在職場非常重要,你做不到主管、老闆交代的重點,你做再多、再認真都沒用!偏偏溝通是我最弱的一塊。我對餐飲業很失望,更是對自己沒自信。

懷疑半聽的我們是不是永遠得不到友善的環境對待。

一直都沒把自己看輕,看清的我,轉眼間就大學畢業了。找不到適合自己的位置...,我忍不住想躲進陰暗面,想找個可以不用溝通就可以做的工作,親朋好友覺得震驚可惜、覺得我自怨自艾、覺得你又沒什麼問題,右耳聽不見而已啊年紀輕輕就在跟別人搶沒挑戰性的工作。

種種旁人眼光的壓力和無法讓人理解的自己,讓我喘不過氣、快發瘋。我覺得人生的路比別人更窄更難走,但家人、好朋友都說:這是你不夠有自信而已,努力認真就會好的。真的只是我想太多嗎?

生理影響心理,造就了現在的性格

你說,幸好,你看上去一切都好。
我說,不好,我看起來一切都差。

有時溝通狀況還算正常,但只要周遭環境一有變化,還是有聽錯或聽不到的時候,歸咎自己不夠專心聽、歸咎自己反應神經慢,消遣一下自己:「啊呀~傻瓜,下次要再注意一點,不要又聽錯了」,殊不知心裡的傷一直都一筆一筆累積著,忍不住問自己,一樣的狀況,我真能控制不要再重蹈覆徹嗎?

我有著一體兩面的性格,就像那兩隻不對等的耳朵,不愛在朋友面前揭露自己,總是開心愛笑耍白痴,在家人面前卻常是個任性不愛笑的孩子,生理影響心理,造就了現在的性格,時時刻刻影響著心情,那種與世界搭不上線的隔閡感,我默默獨自吞著。

我可以笑得很開心,因為慶幸我看起來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我可以哭得很傷心,因為我莫名空虛似乎失去了什麼還無處可說。

政府忽視了我的單側聽損,請別忽視我的心理

討厭心情比沒殘疾的人更敏感、更壓抑、更複雜,這樣的苦周遭人幾乎不會懂!因為那被歸在「那是你自己本身的問題,要自己去想辦法改變跟適應」,那問題來了,既然法定來說,單側聽損不算殘障、跟一般人無異,那單側聽損的人要如何把自己練得跟正常人一樣?!

戴助聽器連噪音都變大聲就聽得清楚嗎?戴助聽器上班不會被歸為殘疾嗎?

我選擇委屈與鬱悶只能自己吞下來,繼續面對我在職場上的格格不入與各種尷尬,接著繼續想辦法掩蓋我的不一樣,因為跟旁人訴說耳朵的問題最後結論都是「不夠專心」更被當「抗壓性不夠」,造成第二次傷害。

我的右耳只能聽到大於九十幾分貝以上的聲音,這代表在日常生活中,右耳幾乎用不上,單就右耳來說就是重度聽力障礙,但又因左耳是好的,所以就這麼被歸類為正常。

生活連基本溝通都能聽錯就是聽力障礙,我沒辦法騙自己只有左耳能使用的狀況下,在一輩子生活上一定都沒有問題,連保險業也清楚這點,有部分保險我們是有被拒保的,在許多事情上,單耳聽障權益也是受損及模糊的,難道我僅剩好的那一耳也一定要有問題,才能受到該有的保障跟尊重?

最後,想要跟政府說,雖然忽略我的半殘疾,但別連我整個人生那隱隱約約的苦也一起忽視,可以嗎?

 

延伸閱讀:
1.「我能,相信你也可以」我的聽損歷程—妏芯

2.「我仍會害怕有一天,再也聽不到女兒的聲音」單側聽損葉子,帶你聆聽他們的無聲世界

 

了解單側聽損:
我們,是單側聽損(SSD)的朋友!在這裡我們希望能凝聚正面的力量,讓社會大眾能更了解我們的存在,並適當的幫助單耳聽損的兒童獲得更多的社會資源與協助 (看更多)

如果有更多問題,可以加入我們的 Line官方帳號提問,我們會免費為您解答,只希望您協助我們,一起分享更多正確知識出去吧!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